公司历史

VON ARDENNE GmbH

冯·阿登纳真空技术有限责任公司于1991年从德累斯顿曼弗雷德·冯·阿登纳研究所分离出来。 公司成立之初有67位成员,他们将这所著名研究所的知识引入到一个新的企业历史发展篇章,同时也为进一步的发展奠定了技术基础。 如今,公司员工已超过620人,几乎翻了10倍。 公司员工继承曼弗雷德·冯·阿登纳的价值观,并一如既往地延续公司的发展道路: 对科学的不断探索,对技术创新的不懈追求,保持质量意识,走持续性发展的道路。

以下的页面可以回到公司主页,它展示研究和发展主题的多样性,这些主题是和曼弗雷德·冯·阿登纳的名字联系在一起的。


1928-1945

在柏林里希特菲尔德建立电子物理实验室。

1928年,21岁的曼弗雷德·冯·阿登纳在柏林里希特菲尔德成立冯·阿登纳电子物理实验室。 随着时代的发展和多系统电子管在无线电接收范围内的初次运用,阿登纳接受了著名电器公司的任务,为其制造专业的示波管和新型宽带放大器,在此过程中建立了其经济基础。

通过在电视技术和电子显微镜技术领域,电子光学图像转换技术,核物理学以及电子束技术方面的开创性贡献,这所研究所在短期内获得了非凡的声望。1945年5月苏联战胜,研究所向阿布哈兹(格鲁吉亚)的黑海海滨转移

研究与开发

1930年12月14日冯·阿登纳首次成功将光电子扫描装置(飞点扫描器)(左侧照片)变为现实,作为突破的电子式电视机,成为了借助于尼普科夫磁盘而进行机电图像分解的另一项选择。 1931年,在柏林无线电广播展览会上,他在发射器端和接收器端使用电子射线管,展示了纯粹使用电子技术将图像和影片转移。

这一发明后来被认为是科技史上全电子式电视的世界首映。 同样,在里希特菲尔德实验室中, 1934年,电子光学图像转换器的研究工作正在进行,这是基于红外线为基础的夜视设备和X射线影像增强器而使用的。 1937年研究并制成了世界上第一台高分辨率扫描电子式显微镜,成为在当今以及未来的研究领域,以及分子生物学、细胞生理学和遗传工程中不可或缺的工具。 1939年研制的磁性通用电子显微镜,其分辨率成为直到1950年都无法逾越的世界高峰。 1941年制造了范德格拉夫中子发生器, 从1943年开始,为核物理研究制造60吨磁铁的回旋加速器。

之后的项目标志着一系列研究工作的开始,那就是针对放射性同位素的制造和医学应用。


1945-1955

工业同位素分离研究所在苏呼米成立。

1945年5月,在苏维埃政权抵达柏林之后不久,阿登纳申请为苏联继续进行电子显微镜方面的研究。 美国在广岛和长崎投下原子弹后不久,除了与前苏联在核军备领域进行合作以外,他别无选择。
他的整个研究所移到了在苏呼米附近的锡诺普。 研究所的主要任务是工业用同位素的分离,阿登纳是领导人,与此同时,还有对铀同位素的电磁质谱分离工作。
不过和另一些德国专家的研究方法相比,这项针对武器级铀235的工业生产研究方法是落后的,不适宜的。

锡诺普的研究所除了进行核物理方面的试验之外,还承担了电子显微镜和电子测量技术方面的专业任务。

1948年使用双等离子管,通过不均匀的磁场,研制出了双聚焦的电流离子束源,直到今天,这项技术作为推进器,一直应用于空间技术粒子加速器上。

在阿布哈兹,开始了“电子物理、离子物力和显微镜排名表”的研究工作,这是对当时这一领域知识水平的总结,并且成为研发工程师几十年来不可缺少的工具和指南。

Institute building in Sinop at the Black Sea

1955-1990

在德累斯顿成立曼弗雷德•冯•阿登纳研究所。

早在50年代,冯·阿登纳就有了返回德国的计划。 不久就定下来,只能去东德,因为他无法放弃柏林研究所全部的资产以及个人财产,这是他在1945年5月带到苏联的。
德累斯顿城区名为“魏塞尔赫希”的两个别墅(左侧照片)是曼弗雷德·冯·阿登纳新成立的研究所驻地,今天仍是冯·阿登纳真空技术有限公司的管理总部。

1955年3月24日,曼弗雷德·冯·阿登纳与其家人以及一支由30位科学家和同事组成的团队抵达了德累斯顿,在享有特权的条件下直接开始了工作。

与当时的国家控制不同的是,冯·阿登纳新的研究所是私营实体,尽管多年后,这成为了其限制条件,直到1990年的转折点。 一方面是私营部门领导下的研究和发展,一方面是计划经济下的国有企业作为主要客户,曼弗雷德·冯·阿登纳开始了他研究所令人惊奇的成功故事。 在短短的几年内,研究所发展成为一个卓有成效的和备受国际广泛关注的研究机构。 从70年代开始,研究所有了500名员工。

研究所的工作原则

带有高度实践性的物理技术研发项目一开始就是研究所的重点。 研发课题的选择严格地按照所期望的经济利益来进行,并且尽可能地和实际生产紧密联系。

和其他同类机构相比,研究所工作的典型特点是:将一个有效的模式落到实处,并且将专用机械的制造纳入到项目工作中来。 此外,计划经济体制很早就对研发结果向实际产品的转移起到了加速的作用:其优势在于,从这种缔约工业的角度来看,阿登纳研究所是具有吸引力的。

这种经验的直接反馈和工业合作伙伴的推动,对科技的继续发展起到了巨大的促进作用。

重要的是研究所的领导人和年轻一代的结合: 有天赋的年轻科学家和工程师们一开始就有自己的设计室并且以高度的责任感承担了复杂的任务。                                                                                                                                                                        

转折点

到1989年,曼弗雷德·冯·阿登纳研究所已经发展成为一个高效的,享有国际声誉的私人实体机构。以应用研发为主导方向,拥有500多名员工,通过出售其研究结果,将有吸引力的模式以及专业机械的制造相结合,并且自负盈亏。 按照各类客户要求在电子束和等离子体领域从事各种研发项目,应用于新兴工业领域,这属于原民主德国的国有工业范畴。 因此,研究所在“技术研究”这一基础理论研究应用方向得到了科技部5%的补贴,卫生部作为研究所的财政基础,在“基础生物医学研究”以及“医学技术”方面给予了90%的补贴。 相当多的材料和机器零部件库存成了研究所的沉重负担。 但是为了项目能够在计划经济条件下,短期内完成并且输出,这些都是必要的。

对国有工业部门的单一依赖,以及较多的库存,导致1990年夏天,在“经济和货币联盟”建立的过程中,研究所出现了危机。 国有工业在几周内消失,大部分的长期合同也单方面终止了。 研究所存放的零部件和材料一天天地失去了价值。 与贬值相对应的是借款,以及更多的库存。 750万德国马克的债务似乎成为一个无法逾越的障碍,另外还需要支付500个员工的薪水,而且银行贷款还需要支付利息和分期款项。
将近60%的员工无可避免地需要解雇,同时,冯·阿登纳家族必须要为这些人发遣散费,这又是一笔新的贷款。

员工人数减少到了220人。 这些员工继续在新成立的以下公司内工作: 

  • 冯·阿登纳真空技术有限责任公司,
  • 从事医学应用研究的冯·阿登纳研究所,
  • 冯阿登纳研究所无限公司(不动产的管理和维护)

以及过渡期内的弗劳恩霍夫电子射线和等离子技术研究所(FEP)。 一年的过渡期结束后,弗劳恩霍夫研究所进行了电子射线和等离子技术研究,并且此研究所成为今天慕尼黑弗劳恩霍夫公司的固定组成部分。

冯·阿登纳应用医学研究所继续着他在医学方面终生所追求的事业,曼弗雷德·冯·阿登纳在其私人医院中,进行系统性的多步骤癌症治疗法的评估,一直持续到2000年。 1997年,他去世后,在德国癌症协会的支持下,柏林夏里特医院继续进行第一期和第二期临床试验,以进一步评估这种疗法。 在德累斯顿仍旧保留着热疗应用医学设备的研究和制造,并且在德累斯顿城区的“魏塞尔赫希”别墅中,进行的氧气多步疗法的产品研究。
到今天为止,大约有400个水过滤红外线辐射热疗仪器在使用,这些都是冯·阿登纳研究所研发的。

曼弗雷德·冯·阿登纳研究所的主要工作领域

电子束技术

  • 等离子体物理技术
  • 真空镀膜
  • 生物医学工程技术
  • 生物医学的基础研究

1991年至今

冯•阿登纳真空技术有限责任公司

2006

2006年冯·阿登纳真空技术公司举行落成典礼,这是迄今为止公司历史上最大的投资项目: 由于光伏市场不断增长,需求不断上升,以至于公司现有的生产能力无法满足。 2005年底,公司决定将1996年建成的外思希工业园逐步扩充,生产面积和仓库面积扩大到4500平方米。 在光伏薄膜技术需求不断快速上升的背景下,公司对此进行了专门的研究。

以35年来的知识作为最重要的启动资本,1991年,在新的市场经济的条件下,冯·阿登纳真空技术有限责任公司成立,彼得·林克博士作为企业负责人。 公司继承了之前67年的丰富经验,以及科学和技术研究传统。 冯·阿登纳家族以20万德国马克的初始资本,持有公司100%的股份。

林克博士作为物理学家和经济学家,从1962年开始,就在先前的研究所中工作,他利用信托,利用当时公司所剩下的很少的老合同,和日本、韩国和台湾的顾客修复关系,希望能够尽可能地收回成本。 通过具体的合同,对库存材料的信托,以及德国老客户的信任,新公司度过了最初的困难时期。

1994/1995年玻璃镀膜机生产线的大宗订单,对公司而言是最终的突破。不久之后,1996年的订单甚至需要在德累斯顿东部的外思希地区,离总部6公里远的地方,建立一个3200平方米的大型厂房。 公司的快速发展是以创新为基础的,比如带有特殊的光、热和机械性能的多层膜的涂装技术,可以支持真空中的任意结构的载体。 在电子废料回收炉中使用,为高反应以及难熔金属开采而制作的射束功率达到1200千瓦的电子束枪,得到国际关注。


1991年以来,公司历史上的里程碑

1993

以电子束为基础的分批式金属带镀膜机,在一个升级项目中,针对建筑玻璃镀膜的平面式双磁控管首次得到应用。

1994

以电子束为基础的,针对反射增强金属表面的(空气-空气原则)铝带镀膜机设备

1995

在加速电压稳定的条件下,可以控制电子束功率的VarioCathode 电子枪。 这些关键部件巩固了公司在高性能电子束技术领域的全球领先地位。

1996

第一条用于建筑玻璃行业的水平溅射镀膜机生产线,尺寸为6.00 x 3.21米,针对CIS技术(背触和TCO层)的第一台溅射生产线系统。 由此,冯·阿登纳首次转向光伏(PV)领域,并且从事专业的研究,但这仅仅是开始,还有在未来有发展性的薄膜技术。

1997

第一台用于光学膜系统的卷绕镀膜机,主要应用于: 个人电脑和电视机显示器的辐射防护 

1998

第一台用于燃气轮机刀片和叶片的电子束陶瓷镀膜机(分批式系统)

1999

这是世界范围内首个用于燃气轮机刀片和叶片的陶瓷镀膜生产线。 这个项目首次为公司赢得了萨克森自由州的创新奖。

2000

用于显示器的立式溅射镀膜机(TCO镀膜)。

2002

冯·阿登纳掌握了旋转靶的双磁控管技术。 通过一家美国同业公司,冯·阿登纳进入中国建筑玻璃镀膜市场。

2004

第一台使用碲化镉(CdTe)技术的(背触和活跃层)溅射镀膜生产线,这是为一家距德累斯顿不到200公里的美国大客户研制的。 由此,冯·阿登纳再次获得了成功,在其“附近”的客户圈中得到了一个创造就业机会的投资者。

2006

在上海成立冯·阿登纳真空技术有限公司,主要从事维护,维修和服务工作。

2007

针对碲化镉(CdTe)这个大项目的完整的光伏镀膜技术。

2008

在居林成立马来西亚冯·阿登纳公司,针对维护,维修和服务工作。

2009

冯·阿登纳成为了建筑玻璃镀膜领域全球市场领导者。 冯·阿登纳真空技术公司迁入在上海的新厂房及办公楼。

2010

在平面玻璃领域内(TCO-镀膜),调试世界上最长的120米的镀膜设备生产线。

2011

冯阿登纳北美公司和冯阿登纳台湾公司成立

2013

第50台冯阿登纳建筑玻璃镀膜系统出售

2014

冯阿登纳日本公司成立,在大阪和东京都设有办公室

2015

我们携应用于高效太阳能电池生产的晶硅镀膜设备XEA|nova®进入晶硅光伏市场

我们携FOSA卷绕镀膜系统重新进入卷绕镀膜市场

冯阿登纳荣膺第一太阳能First Solar “最佳供应商”称号

2016

研发、安装了第一台应用于柔性玻璃的卷对卷镀膜系统


关键技术和研究领域

电子束技术

电子束作为多种工业过程的能源密集型的、灵活的光束工具,在早期曼弗雷德·冯·阿登纳就意识到了其意义,并且不断地进行新领域的开发使用。 用于反应和难熔金属的真空熔炼提纯,切割和焊接,热敏和非热敏微结构,结构化表面处理,以及金属和电解质的高速蒸发设备和技术,以上必须要有关键部件作为其基础,如电子枪和等离子源,并且此技术能够用于许多的制造业中。

研究所成立之后得到的第一项任务,正是其拿手的电子束和离子束技术。 这可以追溯到1945年之前在柏林里希特菲尔德的经验,以及在苏联长达10年的工作积累。

从1960年开始,未来“技术研究”的方针和核心领域开始呈现。1965年研究所成立的10年期间,对此投入了大约80%的能力。

等离子体物理技术

阿登纳研究所在等离子体物理学领域内的第一个研发项目,是1963年的等离子束喷枪(左侧照片),其作用原理是基于高压电弧的物理规则。 机械制造,特别是轮船制造中金属半成品的冶炼切割,是此项技术主要的应用领域。 芬斯特瓦尔德的“凯尔贝”国营焊接技术公司,从1972年起开始经营艾斯莱本的曼弗雷德联合企业,直到1990年都是其工业合作伙伴。 第一台设备是1964年在研究所中制造的。 截止到1980年,大约有700台设备在国内外投入使用。

60年代中期,“蒸汽技术”在国际范围内蒸蒸日上。 东德内阁会议的决议使研究所在材料和节能环保技术方面的声望得到提高,紧接着促进了带钢、平面玻璃、薄膜和纸张镀膜技术的发展。 这一工艺及设备创造性地,并且完全地应用到了新的领域。

曼弗雷德·冯·阿登纳研究所在此后的多领域应用技术中,也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第一个里程碑是1964年接受的海姆斯多夫/图林根陶瓷工厂的任务,针对混合微电子电路而研发的镀膜生产线设备。 这个项目在长达几十年的时间内取得成功,并且建立了相互信赖的合作关系,对正在发展的微型化专业电子制造元件和电路而言,这是一个起点。

1960年,也就是研究所成立5年后,在魏塞尔赫希的员工人数已达120名。 得益于国家的税收优惠政策,1962年底的工作岗位已达230个。 此外,还建造了更多的大楼和实验室。

生物医学工程技术

寻根究底,研究所的生物医学工作可以追溯到1936年,第一台针对酶光学测量的电子分光光度计的研制,这是研究所接到的柏林-达尔勒姆细胞生理学的一项任务。

涉及到电子显微镜和扫描电子显微镜的之间的开拓性工作,冯·阿登纳在这一时期总会遇到生物学和医学上的问题。 因此,不久之后,当研究所在魏塞尔赫希成立之后,医学仪器的研发也纳入到了工作范围之内。 第一个研发项目是可吞入的肠道发射器(左侧照片)。 这涉及到一个微型探测器,直径小于1厘米,只有26毫米长,能够在几个小时内在人体内部徘徊,并且不断地传输胃肠器官的压力值和pH值。

很早之前曼弗雷德·冯·阿登纳就认识到,生物医学技术对现代医学而言具有特殊的意义,因此在研究所里投入了这方面的研发设备。 通过接管一个在柏林的研发小组,加强了研究所在此领域的潜力。 这个小组在1960年,为苏联集团研制出了第一台心肺仪器。

在以后的几年里,许多心脏中心都配备了这台仪器。 在60年代,生物医学技术的重心是,针对医学目的而开辟物理和电子测量技术新的规则。 研究所和德累斯顿医学学会,夏里特医院以及哈勒的马丁路德大学一起,研发了一系列的仪器,比如,用于监护病人的心电图仪,这是兹沃尼兹测量仪器厂在1964年制成的,以及用于医学诊断的超声波仪,这是从1961年开始研发的,到1980年已经生产了1000台。

“鸡和蛋”的原则

有效的工业技术经常可以从生产设备中获得。 而对于生产设备的发展,又必须要有有效的工业技术问世。 由此,在一个设备安装调试和转运之后,进一步进行研究是必要的。 借助于以往的产品经验,以最高水平设计的设备,其工艺过程可继续提升。

1970年间,魏塞尔赫希的研究所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 每个研发项目都制定了一个完整的周期: 技术研究、设备开发和投入生产。 只有那些能够真正应用在工业领域的研究任务才会得到实行。 光有科学研究成果还不够,要想实际应用在工业领域,还必须满足人力物力方面的前提条件。 新技术和产品在扩大需求方面的预期效果应该与投入的人力和物力相符。 研究所人员在客户企业内工作长达几个月时间,为下一步的专业研发工作积累经验。 与作为委托人的生产厂家组成的合作伙伴关系一直存续到80年代。

以社会实现为导向的战略方针确保了研究所都取得了经济上的成功。

电子束的基础熔炼提纯

此项技术的基础是50年代中期国民经济新的需求: 反应性和难熔金属以及材料需要具备更高的性能。 因此,电子束应用拓展到以熔炼提纯为基础的新材料的研发过程中。 这项工作开始于1959年,仅仅用了9个月的研发时间,研究所就制成了多室电子束熔炉(EMO)(左侧照片)。 这对于研究所而言是一个里程碑,由此进入了自己的研究成果向工业领域的转化使用。

到1980年,公司与亨尼希斯多夫的LEW以及福瑞塔尔不锈钢工厂合作,共同研制生产功率最高可达1200千瓦的多室电子束熔炉。

公司积累的技术奠定了在世界范围内,在高性能电子束技术领域的领先地位,直到今天,这项技术仍旧是航空航天和微电子学上许多重要高纯度金属材料的基础。

对于冯·阿登纳研究所而言,多室电子束熔炉的研发意味着电子束技术的诞生。 1961年第一台电子束加工设备投入使用,1965年第一台电子束焊接设备投入使用。 使用电子束焊接可以满足机械制造和运输工具制造中的新设计部件的要求,并且可以节约昂贵的材料。

电子枪是以电子束为核心的设备。 研究所将这项课题以及长达数十年的工业经验融入到电子枪技术中。 除此之外,这项技术还用于修复半导体缺陷、微结构、蒸发、辐射消毒、焊接、熔炼和热处理,直到今天,至少在较大功率范围内还没有出现替代选择。在全球范围内,迄今已安装了400多个大功率的电子束系统。

真空镀膜

接下来便有了大量工业大面积镀膜的研发项目, 比如1966年为包装工业研发以电子束为基础,使用铝的带钢高速蒸发技术, 1969年针对电子工业而研发的一系列用于生产高品质电容器镀膜的分批式金属带镀膜机, 1972年针对建筑用隔热平面玻璃的第一台带有内部存储的真空镀膜设备。

对大面积镀膜技术而言,占主导地位的首个项目,是不同种类的蒸发过程,因此从1974年,以新关键部件“环状间隙磁控管”为基础的溅射技术开始取得成功。 在专业技术方面,溅射技术具备了一些优势,比如:化学计算的准确性,长时间的稳定性以及铺层的均匀性。由此,该技术在真空镀膜领域内逐步站稳脚跟。

在冯·阿登纳研究所,环状间隙磁控管的前身是1963年研发的离子吸气泵(左侧照片)。它用于制造超低氧真空,这已经成为后来磁控管的功能性部件。 对于大面积镀膜而言,这项技术的潜力直到10年之后才被大家所熟知。

大面积镀膜

在国有产品也就是工业基础研究产品方面,研究所做出了重大贡献。 东德企业在电子束和等离子体技术领域,特别是真空镀膜技术的应用方面,70年代后期取得了国际公认的领先地位。

研究所多次涉足新技术领域的研发:大面积镀膜,以及具有高生产率同时环保的产品工艺和设备。 研究所的重心不仅仅在基础研究方面,还有关键部件的技术研发方面。

研究所许多研发项目是基于认识到能源供应会成为本世纪的核心问题。 “新能源的一个重要来源是对能源的节约。”这写在了研究所的出版物中,并且“能够实现能源节约的新技术和产品,将会被优先考虑”。

另一个重要的里程碑是1983年,针对家具行业,将第一台用不含贵金属的镜面进行连续镀膜的溅射生产线设备变为现实。 此设备基于平面的大面积磁控管(左侧照片)。 它是当今在溅射镀膜技术基础上,用于制造隔热建筑玻璃的大型设备的先驱。

由于1989/1990的转折点,研究所在90年代才进入到这个新的工作领域,接下来仅仅是供应设备元件,以及对现有设备的升级。

生物医学的基础研究

冯·阿登纳将大的未解决的医学研究任务纳入到了研究所的工作中,这也加强了和诺贝尔奖得主奥托·瓦博格之间的联系。 在1959年12月东德科学学术会上“一流医学”的演讲之后,奥托·瓦博格和冯·阿登纳加强了解决癌症问题研究的愿望。 在1963年就成立了一个研究小组。

1980年,这个小组在生物医学基础研究方面有了25名人员。 这些工作由研究所负责人亲自带领。 因此,物理和电子方面的经验以及方法经常会给予决定性的帮助。 研究工作的结果是,为世界所熟知的系统性多步骤治疗癌症和癌细胞转移,并且适当情况下和化疗相结合: 这一疗法的基础是一个极端的全身热疗(超热),将过量的酸(诱导高血糖)和针对性地输氧(相对的高氧)结合。

在生物医学基础所研究方面继续取得的成果,是多步骤氧气治疗法。 血液中氧气的负荷,很大程度上是由肺活量和人的健康状态决定的。 随着年龄的增长,心肺系统退化了,动脉血压也下降了。 1977年阿登纳发现,可以通过持续约36小时的多步骤氧气治疗对心肺系统进行恢复。 病人可以通过吸入富氧空气进行多次治疗。 在治疗期间需要进行身体活动。 经过这样的“疗养”,机体的氧气消耗在接下来的几个月时间内可以达到和年轻时一样的测量值。 今天很多医院和诊所都借助这一治疗方法取得了成功,比如治疗心脏和循环系统疾病,眼部及其周围血管的疾病。

Production/Internet/L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