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弗雷德·冯·阿登纳 (1907-1997)

曼弗雷德·冯·阿登纳的终生成就映射出他是一个有天赋,有梦想,并且坚强的学者和发明家。 他出生于1907年的德意志帝国,成长于魏玛共和国,作为一个科学家,处于三个独裁政权的统治之下,他经历了一个世纪的经济和政治动荡,但是他仍然能够成为一个成功的企业家。

最后,在广播、电视、电子显微镜、核技术、等离子技术以及医疗技术领域,他拥有大约600项专利,并且著作了许多刊物和书籍。 所有的这一切都没有高中和大学的毕业学历! 这一切要归功于他中途退学之后的个人发展,以及作为知名科学家的聪明才智和辛勤工作。

曼弗雷德·冯·阿登纳的精神存续至今。 在下面的网页,您将看到更多关于这位发明家的生平和创作。


1907

出生和籍贯

Left: Manfred von Ardenne in 1908 | Right: Adela von Ardenne with her children Manfred and Magdalena, Hamburg 1912.

1907

1907年1月20日,曼弗雷德·冯·阿登纳出生于汉堡的一个普鲁士军官家庭,他是第一个孩子。 他的父亲—— 埃格蒙特·冯·阿登纳男爵于1913年调到柏林陆军部工作,其家庭搬到了位于柏林哈森海德的一所租来的公寓中。

母亲阿德拉,生于穆岑贝歇尔,将全部的精力都投入到了家庭和孩子身上。 曼弗雷德·冯·阿登纳有四个兄弟姐妹: 马格达莱纳(1909-1985)、艾克哈德(1914-1940)、基特赫洛(1917-1939)和睿娜塔(1924-1999)。

他的弟弟们同样走上了从军的道路,并参与了第二次世界大战。 两人曾服务于著名的波茨坦第9步兵团,后来步兵团中的一些人成为7月20日叛乱的成员。
曼弗雷德·冯·阿登纳与理查德·冯·魏茨泽克的一次会面中,冯·魏茨泽克强调他十分尊重自己的前任上司艾克哈德·冯·阿登纳,后者曾经在部队面前进行了批评“灰色的暴力政权”的演讲,同时与他的兄弟海因里希·冯·魏茨泽克也是朋友。

的祖母伊丽莎白·冯·阿登纳男爵夫人出生在普洛托,特奥多尔·冯塔纳曾以她的一生为蓝本,创作了小说《艾菲·布里斯特》。


1907 - 1928

童年和青少年时期

曼弗雷德·冯·阿登纳是一个在手工制作方面具有天赋的孩子。
他经常自己做实验、进行手工制作并深钻细研、连接电路和进行测量。 他对学习缺乏兴趣因此导致成绩下降,在他15岁的时候因为一次考试没有通过,而离开了柏林滕珀尔霍夫高级中学。 老师在他的中学结业证书上写道:
“他在物理和化学的某些领域中所掌握的知识和能力超越了班级甚至学校的教学目标。” 冯·阿登纳随后转到了弗里德里希实科中学,并于1923年以优异成绩毕业。

他的父母了解自己儿子的潜力并鼓励他的发展,他们将家中最好的一个房间留给他使用。 在这里,冯·阿登纳建造了他的第一个无线电私人实验室。

1923

第一项专利

1923年,在他16岁的时候,这个年轻的研究者申请了自己的第一个专利 “音质选择法(尤其用于无线电报)”。

通过出售第一本书和技术研发与发明,从1924年起曼弗雷德·冯·阿登纳开始独立承担自己的生活费用,并自愿为用作实验室的30平方米房间向父母支付租金。

1926

大学和研究

格拉夫·阿科和内阁大臣奈尔斯特,这两名无线电广播的先驱督促曼弗雷德·冯·阿登纳进入大学学习。 1925年,在他们的帮助下,没有高级中学毕业证书的冯·阿登纳进入了柏林大学并参加了物理、化学和数学的课程学习。 经过四个学期的基础课程学习,他失去了耐性继而重新开始了自己的私人研究。

1926年19岁的冯·阿登纳提出了多系统电子管的想法,从而为众人所熟知。 这个想法后来成为大规模生产的无线电接收器Loewe-Opta 的技术基础。 最终,成就了电子学历史上的首个集成开关电路


1928 - 1945

柏林的生活

在他21岁时,他在柏林里希特菲尔德地区的Jungfernstieg街19号成立了冯·阿登纳电子物理实验室,并一直领导这里的工作直到1945年。

在实验室被迫关闭之前,在电视技术、图像转换、电子显微镜、扫描显微镜、同位素分离以及电子束和离子束技术领域作出了开创性的贡献。

1938

与贝蒂娜•伯格鲁恩结婚

曼弗雷德·冯·阿登纳在1938年与贝蒂娜·伯格鲁恩结婚,她出生于1916年,是作家威廉·迈耶·福斯特的孙女,同时也是作家沃纳·伯格鲁恩的侄女。
这是他的第二次婚姻,这次婚姻给他带来了四个孩子—— 比阿特丽斯、托马斯、亚历山大和哈伯特斯。

1930

了世界上第一次全电子电视转播

冯·阿登纳成功的进行了世界上第一次全电子电视转播,因为他突然意识到,他的实验室拥有所有必备的元件。 陪伴着他的是他亲密的伙伴埃米尔·洛伦茨。 曼弗雷德·冯·阿登纳描述当天的情况:

“我们以发疯般的速度从生产仓库拿来两个电子射线管,将两个取自低频试验室的、用于产生偏转电压的设备装配到一起,准备好一个宽带放大器并借用了光学实验 室中的一个高光强镜头和一个光电池。

当天晚上,也就是1930年12月14日,埃米尔·洛伦茨和我进行了关键试验。 我把一把剪刀放到飞点扫描仪屏幕前面,并观察剪刀的形状在房间另一端的接收管荧光屏上出现什么样的变化。 我们用一个幻灯片进行反复试验,并取得了令人难忘的成功。”

第二年,曼弗雷德·冯·阿登纳带着他开创性的发明参加了在柏林举行的无线电广播展览会,并因此登上了《纽约时报》的头版。

1937

基本生活保障和扫描电子式显微镜

冯·阿登纳并不支持纳粹主义。 当格林要求他担任纳粹党的领导职务时,冯·阿登纳拒绝了这一要求。 早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冯·阿登纳就结识了埃格蒙特男爵(即后来的帝国邮电部长)和物理学家威廉姆·奥尼佐格。 此后,曼弗雷德·冯·阿登纳将利用这个关系获得的资助,用于他的研究工作及维持自己的基本生活保障,但这是没有任何政治背景的。 此外,他还拒绝了赞助人要求他入党的要求。

1937年冯·阿登纳研制出第一台高分辨率的扫描电子式显微镜。从今天的生物学研究角度来看这是不可想象的。两年之后,他又研制出当时世界上分辨率最高的通用型电子显微镜。


1945 - 1955

在苏呼米的研究院

1945年前苏联在美国人之前到达了柏林,并在俄罗斯军事司令部的“保护”下接管了著名的冯·阿登纳实验室。

几天后,曼弗雷德·冯·阿登纳就接到了为前苏联服务,负责技术和物理研究所建设和领导工作的工作任务。研究的重点包括电子物理、核物理测量技术、磁性同位素分离和质谱分析。 经冯·阿登纳的同意,柏林实验室于同年迁移到苏呼米地区附近的锡诺普(前苏联)。 当时他还没有意识到,当他和他的家人再次踏上德国的土地时已经是10年后了。

Left: Manfred von Ardenne on the way to inner Svaneti | Right: The family on an automobile trip in 1946

拘禁与同位素分离方法的开发

在广岛和长崎发生原子弹爆炸后,冯·阿登纳和其它著名的德国科学家,包括诺贝尔奖得主古斯塔夫·赫兹、物理学家马克斯·施滕贝克和核化学家尼古劳斯·里尔一起开始了前苏联的核武器装备研究工作。前苏联的专家最初将曼弗雷德·冯·阿登纳作为电子光学和电子显微镜设计的专家,在这次政治事件后,确定他参与前苏联核项目发展的工作。
苏联当时的目标是尽快赶上超级大国美国并展开竞争。 在一次会议中,前苏联的情报机构领导人贝利亚试图将项目的领导工作转交给冯·阿登纳。 对这次会议,他是这么说的:

“我用了大约10秒钟的时间来考虑。 我当时是这样回答的: 这个建议对我来说是莫大的荣幸,同时也是对我个人领导能力的极大信任。 但是当前问题的解决方案涉及到两个不同的领域: 第一个是原子弹研发本身,第二是以工业化规模开发同位素分离的方法,从而获得核爆炸物质,如铀235。实际上,同位素分离的研发目前正进入极为困难的瓶颈阶段。 我建议将同位素分离作为我们研究所以及德国专家的主要任务,由坐在我面前的这些杰出的苏联核物理学家来负责原子弹的开发,以早日实现贵国的伟大创举。”

贝利亚最终采纳了这个建议。
在几年后的一次政府接待会上,当曼弗雷德·冯·阿登纳被介绍给前苏联总理赫鲁晓夫时,这位总理当场说道: “哦,您就是那个当年得以侥幸逃生的阿登纳!”

最终,工业化同位素分离成为曼弗雷德·冯·阿登纳和他的同事们在研究所的主要任务。 由于他开发的用于制造核爆炸物质铀235的方法过于复杂,前苏联最终采用施滕贝克开发的气体离心机制造了第一枚原子弹。 后来,冯·阿登纳对他当时使核发展陷入僵局的情况这样评价“这是战后事件给我创作的重大机会”。


1955 - 1990

德累斯顿的新家

在他被拘禁在前苏联长达10年之后,曼弗雷德·冯·阿登纳决定返回德国的社会主义地区。 1997年在自传中他回忆到,他作出这个选择是为了不放弃里希特菲尔德实验室遗留下的财产。 对于他日后开展研究工作来说,这个实验室是最重要的。 同时,对纳粹政权恐怖统治的记忆和由此对新生社会主义的希望,也是促使他做出这个决定的重要原因。

 

 

25th anniversary of the Research Institute in Weißer Hirsch

曼弗雷德•冯•阿登纳研究所

冯·阿登纳在民主德国开始了新的生活,他从政治领袖那里获得了多种优惠和特权,因为这些人想通过对科学家的支持赢得国际形象。 他选择了德累斯顿作为自己和家人的居住地,以及新研究所的所在地。

1951年,在他拘禁期间就开始计划并委托他在西柏林生活的妹夫奥拓·哈特曼为他寻找合适的房产。 茨维考的工程师约翰·里希特对此事也极为热心,他在德累斯顿城区魏塞尔赫希找到了两处吸引人的地产。 冯·阿登纳在前苏联的回复是积极和明确的: 尽管冯·阿登纳只看到了房子的照片,但他还是迅速签订了购买合同。 不久他就在魏塞尔赫希成立了研究所,同时一家人也生活在这里。

研究所的主要工作领域

从1955年起,曼弗雷德·冯·阿登纳就领导着这个以他的名字命名的研究所的工作,直到1990年,这期间拥有大约500名员工。

 这里作为重大创新的发源地赢得了国际声誉。 开发工作的重点最初是在电子束、离子、核物理和显微镜领域,后来扩展到医疗电子和生物医学的研究领域。 研究所的研究工作与工业化发展紧密联系。 那些用于对不同材料进行熔化、切割和涂层的工业设备的开发,都基于由曼弗雷德·冯·阿登纳及其工作人员开发的电子束和离子源。

1960

医疗领域的研究

在60年代,冯·阿登纳与诺贝尔奖得主奥托·瓦博格进行了多次会晤。

受瓦博格在癌细胞有氧发酵物质转换领域的研究工作激发,冯·阿登纳将兴趣转向了一个全新的领域: 医学和专门的癌症治疗。 经 过多年的研究,这个全能科学家与其工作人员共同开发了系统的多步骤癌症治疗方法(sKMT),也就是通过多个步骤治疗癌细胞和其转移,并结合化疗方法进行 治疗: 这种治疗方法的基础是极端的全身热疗(过热),并有针对性的将肿瘤中的过酸与氧气相结合。 曼弗雷德·冯·阿登纳在其余生都在致力于癌症的研究。

1970

多步骤氧气治疗方法(SMT)

与专制政党的持续冲突以及由此对研究所发展的不利影响,终于在70年代给他披上了阴影: 由于超常的精力付出,曼弗雷德·冯·阿登纳突患重病卧床不起。 主治医生没有找到器质性的病因,并估计他最多还能活两年。 但冯·阿登纳认为,他的病是因为“全身都缺乏能源”,并想出个主意,每天进行多次吸氧。 通 过在系统的多步骤癌症治疗方法(sKMT)中对细胞能量状态的研究,他认识到氧气在对抗身体衰弱方面的重要性并通过自身试验得以证明: 在短短的几天之内他就恢复了过去的生活质量,根据这次经历他开发出如今闻名世界并被广泛使用的自然疗法——多步骤氧气治疗法(SMT)。

在德国重新统一前,他的研究所属于社会主义国家中独特的私有形式机构,并没有被国有化,同时他还是一名社会主义下的企业家。


曼弗雷德•冯•阿登纳的私人生活

关于曼弗雷德·冯·阿登纳有很多描述,公众将他称为“无线电和电视技术的前驱”、“红色男爵”和“魏塞尔赫希的智者”。 在这位伟人生命中最重要的就是他的工作,否则他也不可能取得如此非凡的科学和技术成就。
现在让我们来了解一下这位研究者的另一面。 这位科学天才有着一颗怎样的心以及他是如何作为领导者的?

作为1991至2006年冯·阿登纳公司的总经理,彼得·蓝克尔博士这样形容自己的老板曼弗雷德·冯·阿登纳:

“可靠、勤奋、守时,这也是每名员工必须拥有的品质。 我们很快就适应了并且在这里工作的非常愉快,因为这里为我们提供了极大的自由空间。 不知不觉的,你就会发现每次都是完成工作后才回家,而不是看着时间下班。”

Manfred von Ardenne with his sons Alexander and Thomas, his daughter Beatrice and his wife Bettina

冯·阿登纳还是一家之主和四个孩子的父亲。
在与贝蒂娜·伯格鲁恩的第二次婚姻中,他有了四个孩子:比阿特丽斯、托马斯、亚历山大和哈伯特斯。 他们夫妻间相处融洽,一直生活到生命的尽头。 在 一次电视采访中,85岁的曼弗雷德·冯·阿登纳对爱作出了如下的阐述: “爱是亲爱的主给人类的最成功的发明,或者说是大自然无穷智慧的伟大发明,在我生命的各个阶段给予我一次又一次的力量,激励我前进。”正是家人的支持,才 使他获得了巨大的成就。 孩子们特别喜欢家中友好和自由的讨论气氛。

“当然也需要进行单独的批评”,他的一个儿子这样说。 他们很早就学会承担责任,今天他们继承并继续发展着父亲的毕生事业。

这位发明家在业余时间喜欢听古典音乐,由其喜欢莫扎特: “我对莫扎特的才华极为钦佩。 你很难想象一个只活了30多岁的人,竟然在这样一个特定的领域中作出了如此巨大的贡献,并且可以流芳百世”。 他觉得很遗憾,莫扎特之后古典音乐就一直停滞不前,直到20世纪初才又出现了伟大的作曲家。

很显然,曼弗雷德·冯·阿登纳不仅是一个富有魅力的科学家和思想家。 对于他在生活中表现出的多样化性格,很难在一篇文章中进行全面描述。


曼弗雷德•冯•阿登纳的预言

曼弗雷德·冯·阿登纳是一个全才的科学家和思想家,这可以从他在1962年发表的文章“2000年的技术愿景”(发表于期刊“技术联盟”)中得到证明。

他认为,人们需要这样的结论“那些现阶段处于发展第一阶段的研究结果,在将来具有重大的意义”。 事实上,当时的预言到目前为止大多都得到了实现并成为我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摘录如下:

光板的预言

他对于通信技术领域的预言,以不可思议的方式获得了惊人的实现:
“发展的最终结果是,例如电话用户可以在自选择模式下与地球上的任何其他电话用户通话,而没有时间的延迟。”他在1962年就宣布半导体和显示技术将进入所谓的OLED(有机发光二极管)时代: “在光学技术中,漫射照明不久将会通过电致发光照明电容器找到大量的朋友。 它将通过荧光板取代灯泡或是荧光管,人们可以将它们敷设在整个房间或是部分房间中。”冯·阿登纳公司目前的发展项目正是这种技术。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冯·阿登纳当时提出的想法,是针对不同科学体系提出的,而他的预言又具有极高的准确性。

微型芯片和互联网的预见

他预测微型芯片会进入电子元件、半导体和分子电子学微型化发展领域并取得惊人的发展,即使“专家也很难保持在最新的技术前沿。 ” 最为惊人的是他对我们今天使用的互联网作为自动电子存储文档中心的预见: “几十年后,电子计算和存储中心(包括微型设备)将以我们今天无法想象的程度大幅提高人类大脑的效率。
不断增强和快速发展的专业化科学,需要每天使用清晰的方法进行科学资料的存储,而这是今天我们大脑必须承担的不必要工作”,他在自己的文章中作出了这样的结论。

遗传学的福音与灾祸

在对人类DNA进行基因解码后,曼弗雷德·冯·阿登纳认为遗传学将给人类带来福音与灾祸: “在不久前成功进行了核酸合成后,我们希望,在不久的将来可以进行重要的蛋白质合成。 以现阶段的工作情况来看,在不久的将来将有望解决蛋白质结构的遗传之谜。
这在给人类带来伟大的同时也导致了可怕的后果,即随意创造生物。”


继承人和遗嘱

Left: One of the last pictures of Manfred von Ardenne at the age of 90.

曼弗雷德·冯·阿登纳于1997年5月26日去世,终年90岁。 6月3日在魏塞尔赫希的墓地教堂举行了葬礼。 克劳斯·彼得·赫茨施神父在大约500名前来吊唁的亲友面前宣读了悼词。 他为自己的家人留下了富有才能的一系列发明创造和一个著名的姓氏。

在德累斯顿有一条命名为曼弗雷德-冯- 阿登纳的环形路,在图灵根洲的小城克雷达有一条曼弗雷德-冯-阿登纳大街。 柏林很多学校都以他的名字命名,同时在柏林的沃尔海德创新广场有一个曼弗雷德-冯-阿登纳商业中心。 德累斯顿“URANIA文化艺术中心”每年都会在这位荣誉市民去世的那天举行追忆活动,2002年起“欧洲薄膜研究协会”开始颁发“曼弗雷德-冯-阿登纳应用物理奖”。

THE VON ARDENNE COMPANIES

The entrepreneurial spirit of the polymath is represented by VON ARDENNE GmbH, whose shareholders are Manfred von Ardenne’s descendants. The internationally successful company is today led by Pia von Ardenne-Lichtenberg and Christian Knechtel.

The life’s work of Manfred von Ardenne in medicine is being carried on in the Von Ardenne Institute for Applied Medical Research (Institut für Angewandte Medizinische Forschung), which is led by Dr. Alexander von Ardenne.

Since 1991, ardenne tec has been active on the market selling security Technology.


自然科学的发现和发明

以下是曼弗雷德·冯·阿登纳最重要的发明和发现:

1923年:

在16岁的时候,申请了第一个专利“音质选择的方法”

1925年:

首次应用106 Hz带宽的高频二极管系统制造的宽带放大器,成为后来开发的全电子电视的基础

1926年:

受罗意威广播公司委托,开发三极管电阻广播接收器,这是首个可向广大民众提供的低成本无线电接收器

1928年:

在柏林里希特菲尔德建立冯·阿登纳电子物理实验室; 通过引入负偏压电子束控制电极,实现对阴极射线管光斑的无延迟亮度控制,为了纪念他的老师将其命名为“维纳尔电极”   

1930年:

借助今天仍在使用的飞点扫描仪(FSS),1930年12月14日在里希特菲尔德的实验室进行了世界上首次全电子电视传播

1931年:

在柏林无线电广播展览会上首次成功展出的、带有FSS(180行技术)的电影传输,在专业领域中诞生的电子束技术是全电子电视的基础

1933年:

进行电子测量工作的精密电子束示波器

1934年:

电子光学图像转换器(X射线和红外线图像转换器)

1937年:

扫描电子式显微镜(SEM),这个在60年代开发的技术上趋于完善的SEM直到今天依然是生物医学和微生物学研究中最重要的分析设备

1938年:

首次应用电子束作为辐射工具制造显微结构

1939年:

用于明视场图像、暗视场图像和立体图像的高分辨率电磁通用电子显微镜;X光发射显微镜(X-ray projection microscope)和电子束显微镜

1941年:

开发200 kV通用电子显微镜、首个用于目标温度至2500摄氏度的发射电子显微镜、电子光学阴影图像法

1942年:

1 MeV范德格拉夫中子发生器,首次实现电子显微镜中的细束电子衍射

1943年:

设计和制造用于核物理研究的60吨磁铁回旋加速器

1944年:

将通用电子显微镜的分辨率提高到12 AE(1954年之前世界上最高的分辨率)

1945-1955年:

用于工业同位素收集的电磁分离器; 以强大的不均匀磁场为基础的高密度离子流双等离子源,双等离子至今仍应用于粒子加速器中,并作为修正驱动器应用于太空技术; 精密的2 μm扫描点示波器; 带有双聚焦和离子图像转换器的精密质谱仪

1955年:

在德累斯顿建立曼弗雷德·冯·阿登纳研究所:

带有高度实践性的物理技术研发项目一开始就是研究所的重点。 曼弗雷德·冯·阿登纳早就认识到,作为能源密集型高灵活辐射工具的电子束在各种工业流程中的重大意义,事实证明电子束正在不断的进入新的应用领域中:

  • 反应性和难熔金属的真空熔炼
  • 切割和焊接
  • 热敏和非热敏的微型结构设计
  • 结构化的表面处理
  • 金属和电解质的高速蒸发
  • 塑料材质的辐射聚合
  • 谷物种子或医疗产品的辐射灭菌

1957年:

可吞入的肠道发射器,用于检测胃肠器官的压力值和pH值

1958年:

电子束积聚离子源,用于低结合能力的有机分子

1959年:

45 KW多室电子束熔炉(EMO),用于对反应性和难熔金属进行真空熔化

1961年:

延长车辆内部制动距离的安全带 为德累斯顿医学科学院外科病房研制带电子监控设备的手术室

1962年:

制定了首个多步骤癌症治疗(KMT)方案; 为民主德国心脏中心开发心肺机并小批量生产; 开发并小批量生产超声波诊断设备

1964年:

借助电子束进行微电子电路工业化微加工的设备

1965年:

用于工业高真空领域中薄膜涂层的汽化渗镀设备;用于极端全身热疗的两个双室设备

1967年:

通过有针对性的酸化处理,实现肿瘤细胞针对热疗的敏化处理

1968年:

发现、说明并实现1965年预言的破坏癌细胞的聚合酶链反应

1970年:

系统的多步骤癌症治疗方法(sKMT);发现血液神经障碍和引起疼痛的主要过程;麻醉死亡和高血糖昏迷死亡的机理

1972年:

多步骤氧气治疗方法(SMT)并开始进行强心剂毒毛花苷G的特殊的药理学研究 

1976年:

SELECTROTHERM法,用于癌症治疗中为两级十进位波-光栅热疗均匀的供应能量

1987年:

通过水过滤式红外线A热辐射IRATHERM®方法,对癌症患者进行全身热疗。

1990年:

建立冯·阿登纳多步骤癌症治疗(sKMT)诊所,用于评估sKMT并对晚期癌症患者进行治疗

1994年:

IRATHERM® 1000,用于在轻度和中度的全身热疗基础上对非肿瘤病人进行治疗 

Production/Internet/Live